家庭教育最忌讳的一件事这样做的父母太失败
http://www.zy-yj.com 2016-08-30 05:18   来源: 未知  
  

  社会对“熊孩子”的度越来越低,家长们也纷纷在起跑线上摩拳擦掌,急于把孩子雕琢出乖巧懂事的小大人模样。

  高铁上,一个6岁左右的小朋友总是拿脚使劲踢前排椅子,博主回头跟孩子妈妈说,能不能请您让孩子别踢我椅子了?

  博主表示,在这种教育下,小孩没有机会建立自己的观,加上父母的教训总是把矛头引向别人,小孩自然就学会了,把能赖在别人身上的都赖在别人身上,包括也能把矛头指向教他这样做的父母。

  许多家长在评论区表示共鸣:父母的待人接物、三观水平都地传递给后代了。那么做父母前,请做好自己。

  这段时间《爸爸去哪儿》,节目经过五年的打磨,相比第一季的青涩稚气,第五季的爸爸和孩子面对镜头的自然感都强了不少。

  面对孩子的不安,田亮首先摆出了一副手足无措和不耐烦的态度,一心只想快点让孩子不哭,却不想告诉孩子“为什么不要哭”,没有选择试图理解孩子的想法,和她好好沟通。

  岂止工作繁忙聚少离多的明星,对孩子缺乏必要的了解,就是朝夕相处的普通家庭,也常常着这样“以终为始”、结果导向的教育。

  把规则具体化,用“其他人的评价”表现出来。这种方式,在缺乏理解能力的幼儿阶段尚屡试不爽。

  他首先认识的是,妈妈怎样跟自己说话,爸爸怎样对待妈妈。由此而生成了关于最初的概念和理解。

  如果告诉孩子“再吵妈妈就生气了”,孩子直接推出来结论会是“妈妈不生气的话我吵闹就无所谓”,而不会意识到“我这样做是错的”。

  遗憾的是,许多父母为了“省事”,表面上是培养出来了听话的孩子,实际却有意或无意地跳过了真正的价值观形成环节。

  恰好我有个叔叔真的是,每次他来我家做客我都表现得特别乖,因为总联想到穿着来把我抓走的样子。

  且不说这样的对职业本身的,且不说会使孩子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不信任、不信任医院,就单单是这种归因本身,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叔叔把你抓走”,是利用孩子对陌生人的恐惧心理;“别闹了你看前面的阿姨都生气了”,是利用孩子对负面评价的回避心理。

  时常有读者在槽值后台留言,我特别羡慕自信的孩子,因为他们就算是错的,也有勇气自己的观点,而我就算是对的,也没有勇气下去。因为我怕我真的错了。

  槽值小妹写过一篇《懂事的孩子,大多活得不幸福》也是这个道理,评论区有读者质疑,渲染懂事孩子的伤痛,是不是为了培养熊孩子预备役?

  其实说这话的人没有理解,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建立孩子内心的秩序,建立的标准,而不是为了培养出听话却、隐忍的“懂事”小大人。

  最近一直在刷美剧《This is us》,这部创下2016年全美首播记录的家庭短剧,用细腻的生活描绘引起无数观众共鸣,被评价为“这就是我们追求的家庭教育”。

  有一集爸妈带着三个孩子去游泳池玩儿,大儿子Kevin苦练憋气潜水,反复呼喊父亲,希望父亲看到自己小小的成绩。

  结果爸爸并没有注意到他,也没有给予回应,Kevin还差点出了意外。捡回一条命的Kevin终于不住地大喊:

  “你们整天担心Kate吃得太多,担心对Randall不够公平,这个时候Kevin在哪里?你们猜怎么着,Kevin死了。”

  相比于一直受健康问题困扰的妹妹Kate、被收养的黑人弟弟Randall,Kevin健康英俊,一直是表现最好、爸妈“最不用操心”的那个孩子。

  从小得不到关注的他转而依赖别人的认可来实现价值,长大之后也常常怀疑自己的能力,需要反复询问才能。

  在感情处理上,Kevin也呈现出糟糕的状态:他发展了多段亲密关系,总是渴望且满足于得到赞同和关注,甚至连自己也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爱。

  前段时间,冰点周刊的文章《这个名校学生喝下第6杯酒,然后在一片“加油”声中死亡》引起热议。

  一名“双一流”名校学生,在考完四级考试时与同学来到酒吧庆祝,却因为接受酒吧“连喝六杯酒”的挑战而酒精中毒不治身亡。

  其实通过冰点的这篇文章展现的家庭,可以窥见一二:从小到大,他都太乖太乖了,没有让家里操过一点儿心。

  父亲曾问过儿子要不要也去补个课,他干脆利落地了:“我哪一门课不好,好好学就是了,干吗要花你们的钱。”

  他从自己的生活费里抠出几百元,给姐姐买了一瓶迪奥香水,还说“拜托,老姐都25了,该买点高档产品好不好!”

  他是好儿子、好弟弟、好学生、好同学,在并不算优渥的家庭条件下出色地扮演了每一个角色,在任何下都以别人考虑为先,从来不肯也不愿意向别人展露自己的软弱。

  一定程度上说,正是酒吧里的欢呼声和背后缥缈的期待,支撑年轻的学生一杯接一杯地咬牙灌酒,最终倒地。

  不要一味要求孩子按照你的想法“懂事”,生活是最好的课堂,家长要在实际的情境中孩子人生的道理,某一件事带给孩子的和震撼就是最好的教育时刻。

  但很多家长无奈地发现,孩子很快学会反过来利用爸妈的要求:“下午带我出去玩,不然我就不写作业。”

  十来岁的孩子抱怨为什么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了,却永远达不到父母的要求,家长则疾首,为什么自己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在孩子身上,却永远换不来孩子的理解。

  《最好的我们》有一个经典画面:优等生余淮向妈妈撒谎自己和男生同桌,但当妈妈得知上高中的儿子,同桌是个女生时,担心儿子早恋的余淮妈妈陷入了近似崩溃的情绪中。

  她两眼含泪,在儿子面前嘶喊:“我和你爸爸,我们活着是为了谁,不都是为了你吗?……你看看我身上穿的衣服,这么多年了,我难道不想穿一件新衣服吗?……你要是走歪了,我们俩就完了,这个家就毁了……”

  孩子的工资、社交、学习成绩、婚恋状况,每一条成就都写在父母的功劳簿里,仿佛一场声势浩大的单恋。

  这种归因错误的教育方法让孩子根本找不到对与错和客观依据,没有达到家长的要求就是失败,就会引发否定的情绪。

  一方委以重托,一方勉力承受,脆弱的亲子关系就像绷紧的橡皮筋,一旦断裂,两边都会被巨大的反弹力量。

  孩子的成就可以是父母的,但绝不应是唯一的;父母的期望可以是孩子的动力,但绝不应是唯一的动力。

  朋友马上严肃地:“爸爸挣钱不辛苦,但是你还是应该节约。因为节约是好习惯,家里有钱,也不可以乱花。”

  价值观的形成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孩子长大后,幸运的,能够通过社会的找回自信,不活成别人眼里的妥善和完美,能知道内心的充盈大多时候需要靠自己的;

  哪怕是最理想的学校,都不能取代家长由于疏忽给孩子造成的缺陷。没有人能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但至少,可以给孩子正确的教育。

  被同样粗糙带大的父母,或许难以理解此刻子女的感受,我不敢希求每一个被错误教育的孩子,都和原生家庭轻松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