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五十七
http://www.zy-yj.com 2017-11-16 12:30   来源: 未知  
  

  忧郁踌躇中,柳晨恍惚地将右手放到鼠标上,准备换个随便动动。虽然只是游戏中站着,但那种感觉仿佛传到了现实,整个人都快僵了,很不舒服。

  然而守候的话并没有结束,“每晚存图,早上等她一起打马;在线时间那么长,副本却一个不刷,要等她来了才开始;几乎不刷喇叭,甚至有人骂你都懒得理,除非骂她;而且…,特别是最近以来,只要她在,你已不像从前那么逗,连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就像现在一样站到那后都没有动过……”

  愣愣地望着这堆总结,柳晨张口结舌,守候所说全是事实,并没半点虚假,可又不完全是这样,他又怎能知道…其实自己……,但……,柳晨忽然怔住,再次望向晓蝶,心中又开始小小的紧张起来,难到真像守候说的那样,只是一切太过自然,自己没有发觉而已吗……

  “额…,这个我明白”,柳晨轻声低叹,认识至今,直到不久前她才从那片淤泥中挣扎出来,自己又怎会不知。

  “所以,有的事,想开一些比较好,还是藏在心里吧,至少可以继续开心的玩下去”,守候顿了几秒,继续说道:“如果明明知道不可以,还要继续的话,就像戮天尊,也就是杨天,他喜欢晓蝶很长时间了,不仅是游戏,好像现实中也在追求。以前他也常常跟我们在一个队副本,但自从表现出来的那天起,晓蝶死活都不让他进队……”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还真感觉心情明朗了不少,哈哈”,邮件内容说得好像非常放开,但电脑前,柳晨却在愁眉苦笑,是的,真的想多了,杨天这种超级大土豪都没有机会,自己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突然想起不知在哪看到的一句话:越难放下一段恋情的痴情女子,越难有人能够走进她的心中。柳晨轻揉眉心、笑了笑,随后大吐一口闷气,仿佛吹掉了不少烦杂跟忧愁,心想,守候说得不错,就藏在心里吧,自己只有两个月时间,何不开心一点的渡过,就像以前那样。

  他转眼望向晓蝶,她还跟之前一样,与晓薇聊得热火朝天,不时嘻嘻浅笑。顿时柳晨又生异想,想确认她是不是夏瑶,虽然心中已有九分认定她就是他,但不知为何,还是想听到她的亲口回答……

  “薇薇,谈生意固然重要,但要见到啥新闻也注意点哈,回来好讲给我们听”,这种内容不用看,都知道是晓轲说出来的。

  望着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柳晨又急又慌,手心已经捏出把汗,因为只有几分钟就快到11:30,他很清楚,长假回来以后,晓蝶几乎每晚都在这个时候下线。

  听他自己说自己脑抽筯,晓蝶倒是乐了一下,但想起他一直都是队里的逗比,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反正还有几分钟才下线,随便胡侃几句也无所谓,回道:“干嘛非得问夏天跟冬天,怎么没有春天秋天?”

  “额…”,柳晨愣了下,料不到她会这样回答,只能随口编道:“因为现在是秋天,夏天刚过不久,而冬天也将来临,所以就想问夏天跟冬天吧,要不我怎么说自己脑抽筋呢”

  “好吧,这两个季节相比的话,我还是喜欢夏天,不用像冬天那样穿那么多厚衣服,行动一点都不方便……”

  柳晨心里扑通乱跳,只觉阵阵慌热,似乎能够感觉到血液的流动,又紧跟一句:“夏去秋来,夏天是秋天的摇篮,你不会就叫夏瑶吧……”,说完后,他屏息凝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静静的期待她的回答。

  到了这时,他哪还能不知道,但真的好想得到她的亲口回答,算是决定把所有东在心里前的唯一愿望。

  然而,等了好久都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心渐渐不安,已经有些焦急,甚至开始咽着口水,正在这时,终于收到了晓蝶的回话,但却冷冰冰的:“谁告诉你的”

  “最讨厌别人在游戏里面打听我名字,谁告诉你的”,夏瑶不傻,刚刚的时间里,她前前后后想了几遍,已经其中的蹊跷,说的话就像尖刀寒刃,直刺胸口重点。

  柳晨既感无奈,又觉惭愧,为应付燃眉之急,只得把别人拉出来当次挡箭牌,“我…,从晓轲那知道的”

  天哪,又是这个死丫头,晓蝶很想立刻踹晓轲几脚,但是现在,她更讨厌柳晨,直接删好友的心都有了,只是念在一起玩了这么久,终究没有这么做。

  静静的呆了两分钟,她的心情才稍有平缓,但依然,同时,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回道:“我要睡觉了,还有,我打算明天就去公司好好做事,以后,早上不打马啦,晚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副本不要等我”

  柳晨双目空洞无神,失魂落魄地望着那个已经变成灰色的名字,忽然觉得好冷,仿佛此刻并非夏后凉秋,而是冰封数尺的严寒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