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原创小说:落魄杀手玩天龙(五十五
http://www.zy-yj.com 2017-11-16 12:30   来源: 未知  
  

  柳晨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烽火连城之下根本没有动弹的余地。但他也没有心慌,快速锁定目标的同时,食指不停地按着揽雀尾的快捷键,以待时机。

  风度翩翩这人,别看他臃肿、又肥又胖,游戏里打起架可矫捷得很,继烽火连城之后都没露出半招平砍的动作,斗转星移已经迅速出手。

  可接下来的情况他却傻了眼,平时就只三四刀就能将这小子的啊,怎滴现在MISS连串不说,居然中了炎龙无双之后,血条也没减多少,是不是开挂了啊,草!

  就在傻愣之间,稍一疏忽,控制没有接上,没等他有半点考虑时间,揽雀尾就像狗项圈似的套在了他的头上。

  等柳晨将那货的宝宝切死之后,两人已经拉开不少距离,再梯云追上去的时候,那货的反映也不慢啊,居然也开了加速,而且还是个五四混打的满级明教,七星的控制时间又短,怒气又被打光,让人蛋疼的是,暗器是散功,没办法让这二货停下脚步啊……看样子,终究是留不住那货的膝盖啦。

  柳晨叹了口气,砸鼠标的心都有了,但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只见风度翩翩的头顶上冒着一圈小星星,在那转来转去,就像个喝醉了酒的……

  柳晨心中大喜,急忙追上前去,登时眼前一亮,原来是位白衣飘然的,正是她在关键时间放出一式月落西山,挡住了二货的逃命途。

  虽然恶狗已经被留住,但她却不疏忽,毕竟离苏州门口已经不远,稍有不慎,就将功亏一篑。那时间,她双手交替,像洗裤裤似的将二货揍得、晕头转向。

  “这垃圾不仅嘴臭,而且手贱得要命,我小号在野外做任务都被杀了好多次,人人得而诛之,不必客气”

  没等柳晨打出下一句话,暮然转身,已经消失在传送口,只留下一道恍惚的倩影,依稀地记得她的名字叫茵茵,似乎前面还有个‘卿’字,但茵茵念起来更加顺口好听……

  紧接着,聊天框上出现了条非常华丽却满是粪气的喇叭,风度翩翩瞬间登上了游戏中的头条,“柳晨,恭喜你给晓蝶舔了个长假的逼,成功舔了身六级”

  晓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像真的在挂机一样,柳晨连续发出几条也没有回复,但他知道她是在的,因为她的号挂在白马寺。

  霎那间,仿佛回到了长假前的那一日,柳晨瞬间火起,真后悔当天没把他们弄死,但此刻又能如何?要说骂人的本事,还真比不上这帮狗东西……可是,这样忍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柳晨再也不住心中的怪痛,突然双眼泛红,杀机骤起,竟已不顾那曾经视隐秘如同生命的顶尖杀手本性,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更没有去想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只知道顶了几条同样内容的喇叭,“风度翩翩,你个狗肥逼,信不信,几天之后丢进你喉咙的就不是那么简单!你们这贱狗逼,小心步才华横溢的后尘!杀你全家!剐你全家!”

  他的话,似乎胜过一场倾盆大雨,在这瞬间就将区内大街小巷的粪便全部清光,尽是一片新鲜的空气,因为后面再没有一条跟唱的喇叭。

  游戏很安静,但柳晨却陷入迷茫,虽然双眼不再那么血红,神色却更加忧郁痛苦。他的手默默地揉着眉心,似是很静,脑中却已纷乱挣扎,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啊……,不可能,不可能的!以前不会是这样!我已斩情绝义,为什么还会受人所激而露出极可能致命的,即使这只是个游戏,但依然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啊!为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风度翩翩等狗颤颤的登上聊天框头,“我们错了,我们不是人,我们是狗,顺便卖号,便宜处理”

  这些喇叭连续发出几十条,偶尔夹杂着看客们那些难以置信的惊恐表情,但柳晨依然垂头痛苦,也不知有没有看到……

  哎,晓轲这妞难到是天生的心么,柳晨笑了笑,不仅没回,反而问道:“晓蝶呢,她一直都没有回我信息”

  “我想,若不是我跟那帮狗逼打架的话,或许她不会这样的吧,所以心里有些内疚,感觉她的痛苦全是我带来一样”

  “好吧,瞧在你平日里对姐还算尊重的份上,姐帮你一次,把她们给弄进队来”,话虽这么说,但鬼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估计为听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几分钟后,也不知道是晓轲利害呢还是晓薇的功劳,反正五人再次重新团聚,虽然人各一方,但都在一个队里。

  “晓蝶,每次跟那帮贱狗打架,你都被拉下水,我也不想这样,但他们太贱了,我……,对不起”,柳晨刚进队就说了这句话,因为在事发的瞬间,晓蝶就装死挂机,他想也许是因为自己打架的事吧,就像长假前那次一样,她也因为自己无限送死而受。

  “呵,还知道对不起,你们男人都这样,总忘不了来个马后炮”,晓薇憋着气,她本还想说:“以为吼几句屌丝拼命似的豪言壮语,就当自己是土豪英雄了吗,也不想想多少人背后笑你白痴意淫加”,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这话有些过重,即便她已认定柳晨是个混迹网吧的不良青年屌丝,但直接伤口抹盐的话也不太好。

  队中瞬间凝滞,连一向疯话连天的晓轲都保持着沉默,只有晓蝶无奈的继续说道:“他刚刚不停呼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问我,柳晨的石头到底是不是我上的,呵,真无聊!”

  “草,这玛逼什么人啊,且不说人家小武当是自己中彩票弄的装备,就算是你帮弄的又如何,关他个什么鸟事,以为有点钱就拽得不行啦,草!”,这到那话,晓轲当场就忍不住插言。

  “世界上的臭男人都这副德行,有点钱就当所有女人都是他的一样随便耍,晓蝶别理他们,咱们自己玩自己的,反正又不欠谁什么,咱们开心就行啦”,晓薇目前的状态最讨厌土豪装逼了,特别是把女人当成囊中私物贱货。

  过了半晌,晓蝶都没有再说句话,晓薇又道:“晓蝶,有好多人来咱们呢,看着就心烦,进燕子副本吧,到里面慢慢聊,顺便刷个符玩玩”

  五人陆陆续续跑到燕子坞门口,然而,刚卡好怪的时候,晓轲哪还记得初衷,立刻抢占头矛:“小武当!哥家族那帮贱货居然承认自己是狗,到底怎么回事,快老实交待,绝对有情况,这次别想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