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口才都说“他说得有道理
http://www.zy-yj.com 2017-11-14 20:09   来源: 未知  
  

  莱尼·里芬斯塔尔读了施佩尔的回忆录之后给他写了一封信,60年代中期人们不断地提出一个问题:“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不仅给人,也给一些外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迷住了他们?”她补充说:“我无法也永远不愿意忘记和原谅以之名发生的事情,但我也无法忘记,他的影响力是何等惊人,否则我就太轻描淡写了。在他身上存在两个貌似互不相容的——一种症,这正是他的形象能产生巨大能量的原因。

  留给最深刻的印象是他非凡的口才。也许乍一看普通寻常——但演后他就变成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家。懂得像“灵敏的膜片”一样充当群众最隐秘的愿望和冲动的传声器。“他能感觉到群众的渴望并把它打造成火辣辣的口号。他在潜意识中打盹的本能,并给予他们某种满足。”施韦伯林·冯·克罗西克评论说:“信徒们着他,他们和他一起大笑,和他一起感受;他们和他一起讥讽法国人,和他一起对魏玛国发出不屑的嘘声。8000人如同一架乐器,用它演奏出民族的交响乐。”这个美国人从者和听众的互动以及个人与集体的心理状态和神经细胞交流中认识到了的成功秘诀。”

  的自然不仅能迷住他的信徒。的同时代人留下了很多相关的记录:他们本身反对及其政党,可是在群众大会上他们必须花费很大力气才抵御得住此人雄辩滔滔的征服攻略,有人干脆缴械投降了。作家之子戈洛·曼(Golo Mann)在回忆青年时代的回忆录中写到,1928年秋季他去参加的群众大会,那时他还是个19岁的大学生,“我努力着他的能量和力,我带去的朋友是个纯血统的,他却没能做到,‘他说得有道理’。他附在我耳边悄悄说。‘他说得有道理。’——后来我经常听到人们说出这句话,从身边听众的嘴里,从意想不到的人嘴里听到这句话。”

  凭借富有暗示意味的技巧,能对群众近乎的影响力。他不同寻常的铿锵多变的嗓音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只见识过后期群众大会上的的人——当他们看到麦克风前狂吼乱叫的者和者时,很难想象出他早年在上用并不刻意提高的自然的嗓音发出抑扬顿挫的洪亮的音节。”他的声音完全不同于我以前听过的家……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具有大提琴般的共鸣质感。他的口音——我们认为那是奥地利口音,其实是下巴伐利亚的口音——在中部人听来有点陌生,所以听众正好需要聚精会神地听。

  作为一个暴发户,一直担心别人不把他当回事,同时也担心自己的举止显得可笑。他努力适应社会的礼仪规范,在20年代他还显得有些不自信。按照1923年11月9日在统帅堂前殒命的朔伊布纳尔 -里希特的遗孀的说法,在社交时“显得有些压抑”。当他不认识爱尔莎·布鲁克曼给他上的菜肴——比如龙虾或洋蓟时,他会对她说:“尊敬的夫人,请您指点我,这道菜应该怎么吃。” 1926年底1927年初,还让他的私人摄影师海因里希·霍夫曼拍了一系列皮裤和褐色衬衫造型的照片。后来他逐渐放弃了这类服装,因为它不符合人未来救世主的定位。他还保持着把新买的衣服穿到场合之前先让霍夫曼的习惯。他从没有拍过穿泳裤的摆拍照。除了他不会游泳而且不想学之外,他还指出一个的先例:1919年8月《画报》的封面上刊登了国家总统弗雷德里希·艾伯特和部长古斯塔夫·诺斯克在波罗的海特拉弗明德海滩的泳装照片,右翼把照片当作魏玛国领导人的。

  就像他学外语一样,也为了在社交场合跳舞而上舞蹈课。他认为“跳舞对于一个国家领导人是有失体面的活动”,在1933年 2月 9日帝国总统接待外国使团的招待会上,大家都注意到,新上任的帝国总理在不熟悉的舞池地板上迈出第一步时显得多么不安甚至尴尬。这位前二等兵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和笨手笨脚,显然不太适应他的角色。燕尾服背后的燕尾影响他的行动。他总是不断伸手去摸身上原来应该束腰带的,每次当他没能找到平素能让他冷静下来并给予他鼓励的撑手时,他的心情变得更加恶劣了。他把手绢捏得皱巴巴的,看上去明显怯场。

  “我不喜欢这家伙”,他习惯于这么说。如果哪个人试图进入他小心的私生活领域,他心中始终存在的不信任感立刻就会发作;如果哪个人看到他的软弱之态或者让他陷入尴尬,他肯定会寻求报复。在他如大象一样好的记忆里也保存着诸如此类的事情。这个内心不安的暴发户其实是个小心眼的人。

  在私人的小圈子里摆出另外一副面孔。他可以是个可爱的聊天对象,从不教训人,而是谈一些有趣的事情,比方说战争中的经历——“他始终谈不够的最爱的话题”,谈建党初期的事或者 1923年 11月的。他像个会照顾人的“慈父”——,喜欢开玩笑,对别人无伤大雅的玩笑话一笑置之。从约瑟夫·戈培尔的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扮演的角色有多迷人:“像父亲一样体贴。我很喜欢他。所有人都热爱他,因为他的心地善良,很热心”,他在 1929年 6月写道。1931年 1月他又强调说:“和共进午餐……席间气氛相当愉快,领导像个慈父,他非常照顾我。”

  在拜罗伊特的瓦格纳家中也受到家人般的款待。施佩尔注意到,“在这个圈子里比平时轻松”,“在瓦格纳家中他明显觉得安全,没有摆架子的必要”。他不仅和女主人从 1926年开始就以“你”互称,而且和瓦格纳家的四个孩子也相处得如一家人。他愿意让他们给自己拍照,带他们乘着奔驰增压型汽车去旅行,晚上在育儿室里给他们讲故事。“他关怀备至地对待孩子们”,维妮弗蕾德·瓦格纳回忆说。莉泽洛特·施密特描述 1936年 5月初对拜罗伊特的一次私人访问:“他满脸幸福地从孩子们看向母亲,又从母亲看向孩子们。他心中明白,他界上能找到的最美的家乡就在瓦恩弗里德,在身边这些人中间。”

  一个同情国家社会主义党的笔迹学家在 1924年 6月分析过的笔迹。向下倾斜的笔画出“内心沉重的思虑”,它无疑说明一种“也许算得上强大,但是在关键时刻会出岔子的”个性。 “按照笔迹学判断,他是个明显的者类型。他在求死,因而他代表了德意志民族的某种特征——于死亡,这也是尼伯龙根式困境一再重演的原因。 ”但是没有多少人这么看待,恰恰相反,1933年 1月 30日之后不久,这位新入主总理府的人已出人意料地广受好评。

  作者:【德】福尔克尔·乌尔里希 著名传记作家、历史学家、专栏作家、电视人。2008年荣获耶拿大学荣誉博士头衔。曾因在新闻出版业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得弗雷德里希·克尔大。

  著名历史学家、传记作家福尔克尔·乌尔里希数十年心血之作,最权威、最真实、最值得注目的传记。福尔克尔·乌尔里希在这本全新的《传:跃升年代》中,探讨的不只是这位者身为反犹太主义者的一面,同时也包含了他作为男性的那一面。